程远: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中国经济网上海汽车展特别节目。这一期节目我们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汽车自主品牌的旗帜,奇瑞汽车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尹同耀先生,尹总您好。

    尹同耀:各位网友好。

    程远:自主品牌是一个老话题,但是确实是常说常新,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所以我们尹总总是很忙。今年的形势是全世界的汽车公司、汽车行业、整个产业遭遇了一场巨大的冲击,出现了危机,中国整个汽车行业也在所难免,但是奇瑞逆势而上,今天我看到你的底气更加充足,除了这18款新车以外,你能否讲讲你的底气、自信心从何而来?面对这么严重的经济危机形势,你反而信心很充足,信心来自何方?

    尹同耀:今年一季度奇瑞公司销售是10万台,我们国内增长了35%,国外下降了70%多,国际市场下降比较多,但是总量还是差不多,二季度保持12万台,增长13万台,特别是07年战略转型以后,大量抬高新产品上市的门槛,减缓了上市的速度,打造全球产品,这个战略发挥了效率,特别是去年年底推出A3产品。现在每个月销售都非常的旺盛,在过去推出的一些产品当中,我们去年年底实现了多品牌、分网络销售,也收到了预期的效果。我们今年的整个士气非常旺盛,市场这一块,包括经销商、供应商士气也非常旺盛,所以中国汽车只要大家把工作做好,把产品做好,产品是我们销售的基础、建立品牌的基础,怎么做好产品?实际上就是要自主创新,不要依赖于外面,仰人鼻息的东西总是不会有出息,人家不会把最好的东西给你,所以我们通过这么多年的探索以后,我们今年觉得自主创新真是很有价值的,奇瑞公司为什么走到今天?就是因为这么多年一直坚持自主创新,只有自主创新我们才能自由的组织,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同时抓。因为我们是自主创新的企业,所以对于市场的感觉,对于目标客户群的分析,我想总是比外国企业感觉好一些,所以通过我们一系列新产品的上市、奇瑞公司的战略的实施、奇瑞公司新一代的发动机的上市和自动变速箱在今年年底投产,奇瑞公司仰人鼻息的东西、短板基本上没有了,所以我们后面发展的速度会更快。

    程远:你所谓的短板是什么?

    尹同耀:比如发动机受制于人家,自动变速箱受制于人家。做车子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做完整的产业链,把最核心的技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是很艰难的。过去很多核心的技术,中国人没有信心做,所以总是有仰人鼻息、受人控制的点或者零部件。通过奇瑞公司10多年的努力,主要专注于核心技术的攻克,到目前为止我们就很自由了,我们现在开发一个产品,改变一个产品,适应不同的市场做调整就非常容易,因为这个产品掌握在自己手上,是活的产品,资源是活的资源。

    程远:奇瑞在进入汽车行业以后,不久就推出东方之子,向中高端市场冲击,这个冲击不是很理想。东方之子最后也降到10万块钱以下,进入家庭轿车、普通型轿车之列。这次你又向中高端轿车发起冲击,叫做瑞麒G6。今天我在你的展台上看到G6、G5,这一轮的冲击你觉得有没有能够稳操胜券的把握?

    尹同耀:当时想做大级别的车,而不是做更高档的车,他算是C级车,今天我不仅是做大车,要做更高级的车,小车要做、大车要做,中型车也要做,整个技术含量、技术标准和用户定位,成本结构都不一样。奇瑞公司现在应该说整个开发流程跟国外跨国公司完全一样,所有的开发标准跟国外也没有什么区别。现在我们对于产品本身的定义和品牌本身的定位也是非常清晰的,我们准备的非常充分,所以这次我们认为,我们有信心能够把这个品牌产品推出去。品牌推广是一个过程,对于瑞奇品牌我们不追求量,而是追求品牌形象,就像奥迪,做了那么多年,到现在也就100多万台,宝马也就100多万台,他不是要量的产品。所以我们也想把瑞麒打造成这样的品牌,这个方面我们准备的非常充分,非常有把握。

    程远:你怎么努力也是在奇瑞公司的范围之内,他能不能得到市场的认可,特别是得到高端人士的认可,这是不是你的能力所能控制的,我在奇瑞上市的时候,写了一篇文章,我说要自主品牌成为一种很体面的品牌,要中国的最高端的人士来坐自主品牌的车,这样,做自主品牌就是高尚人士,然后可以起到带动作用,这个希望,你觉得可以实现吗?

    尹同耀:现在的用户,对汽车还是非常理解的,品牌并没有像原来想得那么神圣,当初我们推出A3的时候,实际上A3的车子比较短,实际上我们就是要争一口气,为什么中国的产品上市以后,必须比别人卖的便宜很多?所以我们这次做了几个事情,我们用更好的料、花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检查,做的更好一些。我们如果想考80分,我们就要按照90分100分考,我们本来是10万公里,就要按照20万公里试验,然后服务也到位。包括A3上市的时候我们做了很多铺垫。第一个,把里程提升到4年3万公里,我们是第一家,第二做10万公里的开放性试验,通过这些东西证明我们的产品是很好的,当时A3不是很长的产品,但是我们的定价不是很低,所以好东西用户是很认帐的,这个产品上市以后,迅速被大家接受了。实际上靠广告传播是有限的,更多的是口碑相传,口碑好,这个产品现在的销售量每个月都增加1000多台,目前是6、7千台每月。我们还没有推出自动挡,如果推出自动挡以后,销量还会大幅提升,这是完全靠我们自身做工作。包括G6、G5,我们会用一些手段来证明这个东西是好的。前一段时间我们在墨西哥,中国的产品在国外总是把自己做坏了,中国制造就是很低档的东西,很便宜的东西。所以前一段时间我们拿了我们的产品到墨西哥做,把我们的LOGO盖上了,问人家这个车子怎么样?人家说还不错,价格可以很高,但是我们一把LOGO掀开,人家一看是奇瑞做的,马上价格就下跌了,然后我们让人家试开以后,价格又回升了,这说明只要你是好东西,市场还是认可的,要有自信心,要准备充分。

    程远:我们总是把自己的产品,做到最后连自己都没有自信了。

    尹同耀:实际上,比如纺织品。一双鞋完全是中国做的,贴上人家的牌子价格就能翻好多倍,不做品牌的企业绝对是短命鬼,所以奇瑞公司一定要做品牌,做品牌比做量更加重要。

    程远:你现在在做品牌方面有什么规划或者安排?付诸行动的是什么?

    尹同耀:做品牌跟做纯粹的工程完全是两回事,所以我们之前请了很多外国人做品牌,不同的国家做品牌都不一样,就是因为生活习惯、人群特征这些东西的研究。人为行为、科学的研究,所以我们也经常研究这些,比如这是一个白领,他的生活圈子我们会给他完善起来,海滩、五星级酒店、名牌服装跟他有什么关系,这些东西是他的生活内容,还有家庭主妇,她的生活圈子是超市、小孩,甚至很多首饰。官员的生活圈子是什么?这些东西分成很多类,以后再做品牌描述。你做出什么东西,是不一样的,根据他的东西进行量体裁衣,有这么一个品牌方向。比如这一群人就是打高尔夫球,他的品牌就是去某个地方喝咖啡,他就是晚上睡觉比较晚,早上起的比较早,他的年收入是一百万还是多少,这些人他需要什么样的产品?他需要什么样的表现方式?汽车是需要表现方式的,和一般家庭接孩子开20公里、买菜30公里的追求方式不一样。从而定位我的造型方向,产品标准,只有这样才能作出好东西,这一块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我们也希望在这个方面带头,我们现在研究这些东西,产品出口到国外,想卖给谁?一定要最大限度的卖。

    程远:明确自己的市场目标。谁愿意要就给谁。

    尹同耀:现在有人说买10000台、买5000台,但是我都不会给你,你卖给谁呢?你只会影响了我的品牌。

    程远:今天你跟大家讲了奇瑞的品牌问题,大家原来也不太清楚,品牌问题上,中国挺自卑的,买一个自主品牌的车,把自己品牌抠下来贴上外国的品牌,或者合资品牌的车贴上纯进口的车,这说明中国人在自主品牌方面是很自卑的。所以奇瑞造出来的车还要造出品牌,这就给中国人第二次长志气了,我非常赞同、非常高兴,希望你能够做好。今年我最初接触的非常高兴的是你的18款车,去年你没有推出太多的新车,就是A3。去年年底就一款,我们觉得对奇瑞有一点失望,奇瑞是不是不行了?后劲没有了。今年年初1月6日你告诉我要推出18款新车,但是我有一点半信半疑,后来我看到以后就相信了,我想广大网民对于这18款车可能还不太清楚,中国的自主品牌一年推出18款,全世界都是少有的,你应该介绍一下,与民同乐。

    尹同耀:我要纠正一下程老师,不是18款而是15款车,这15款车本来计划不是今年投入的,今年本来投入5-6款车,是我们正常每年推出的车型,为什么是15款车?因为07、08年应该推出来的车,门槛抬高了,产品做不到位就不能出去,质量的门槛要抓住,这一块没有解决好就不能到下一个门去,不是像过去着急上市,按照时间表做,现在质量是必须要抓住的。不能降低标准。就是质量门,一个一个门槛,把去年、前年两个车都卡到今年来了,再加上今年本来就要上市的产品,加起来是15款车,其实有些是去年和前年要上市的,我们牺牲了一年半以上时间的销量,包括去年和前年,特别是去年下半年市场表现不好,奇瑞没有新产品,在跟不断涌进的新产品在打,让很多关心奇瑞公司的老一辈人都很担心。这样,把我们的真实情况说出来以后,今年一步一步往前推,都按照计划在走,大家都很开心。这些东西能够真正为我们的品牌、销量加分,这样不仅可以促进国内销量而且还可以促进国外销量,我们在国外比在国内吃香,这就是做品牌的价值。奇瑞公司过去跟大家展示的是技术自主创新,做技术,不要仅仅做代工或者抄袭,但是今天做技术还是不够的,还要做品牌,研究市场,品牌是可以传承的。

    程远:所以我们很希望奇瑞在品牌和销量上面能够实现双丰收,不仅是销量上去,品牌也要提升起来,为中国自主品牌建立第二个高峰。第一个高峰是我们自己可以生产汽车了,所以奇瑞最大的贡献还不是在汽车销量上,而是给中国人民增加了自信心。原来大家知道汽车行业流传一句话,就是没有几百万辆,有的是400万辆,200万辆的销量根本不可能创立自主品牌;另外自主研发必须要有10亿美金、10年的时间,否则也不能成。正是这两个错误的观念误导了中国的汽车工业,所以中国汽车工业一味的引进,搬过来生产人家的品牌,还很得意。奇瑞起步就是自主品牌,是从零开始的,而不是从200万、400万开始的,而且没有说非要用10年的时间、10亿美金才去开发一个车型,现在你能用10年时间开发50个车型。所以我觉得奇瑞对中国的贡献不仅是物质上、产量、销量上,最大的贡献是自信心,让中国人觉得我们中国人行,我不弱于外国人。过去中国人给外国人打工,现在让外国人给中国人打工,而且还很挑剔,现在奇瑞把似乎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在这个方面奇瑞贡献很大,你能讲讲这几年的感想吗?

    尹同耀:前年在我们经管会上,我念了一封信,是我们一汽的老同志,74岁,在奇瑞公司工作了12年,他以前在合资企业做的,他感觉给外国人做很憋气,什么时候可以自己做?终于发现这么一群年轻人自己在做,别人给他很多条件他都没有接受,我们给他提供的条件非常有限,但是他还到我们这里做,他一直做到今天,他已经70多岁了,身体也不允许,所以他回家休息了。他在做的过程当中多次受伤,包括台湾的大地震。这些老人的名字,我当时在会上念的时候说,这些人交给我们的东西是无法用金钱描述的,中国有一群老一辈的汽车人,这些人的精神境界和追求是非常崇高的。过去我们的汽车工业确实没有做好,让人家对我们失去信心,但是今天我们有条件了,中国干了30年了,财富增加了,我们的大国地位确立了,我们再干的话我们的汽车工业就能起来,所以我到中东去,我们有时候到一些国家去,人家会说恭维的话,中国不是一个国家,中国是一个世界,我们这么多的人口、这么大的国土,我们依附任何人都不行,只有靠自己。所以人家对于我们有那么高的期待。很多外国朋友对于我们也有很高的期待,我们不能偷懒,我们不能给自己找理由不去拼搏,实际上任何一个行业的东西,水可能就那么深,趟下去就知道多深,没有人去趟,而在争论,还不如趟下去以后才知道有多深。另外做汽车做到今天,汽车又在回归,国外很多大的企业,比如说过去我们膜拜的企业都出现很大的困难,这说明人就是人,他们也会犯错误,他们也有短板,我们这么大的增长量,肯定可以支撑起来若干个世界性的大企业,这些企业到中国来制造,完全可以把中国变成带动就业、拉动内需、增加技术创新点的产业,所以我觉得这一块技术的门槛都做过来了,品牌的槛一定也可以走过去,所以这次也想通过中国经济网向网民们呼吁一下,我们过去30年干活,在后面30年还是要干活,我们牺牲一代、两代才能把中国变成强大的国家,而不能在功劳薄上面睡觉。

    程远:非常感谢尹总百忙当中光临中经网,我们希望奇瑞把自主创新、自主品牌的旗帜高高举起,插在中经网上,永远的飘扬,给中国人争气。谢谢尹总,也谢谢各位网民的收看。

    尹同耀:也谢谢程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