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远: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经在线访谈上海车展特别节目,这一期的嘉宾是安徽星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汉如先生,刘总欢迎你。

    刘汉如:谢谢。

    程远:刘总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在第一次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准备进入汽车企业,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不是很赞同你进入,我觉得那个时候汽车已经有这么多企业,你那个时候进入已经很晚了,但是你没有听我的话,你还是进了,不但进来了,而且做的很好,这是既出乎我的意外之外,也是我的希望之中,所以我首先祝贺你在星马汽车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今天欢迎您到中经网做节目,对于商用车这一块,这几年说实话我关注的比较少,由于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乘用车了,但是我作为一个老的汽车追随者,在早期,对于汽车商用车培养的感情还仍然健在,所以我还是很关注我们的汽车。星马汽车作为后进者,当时您要进来的时候,实际上三分天下基本上大局已定,那个时候我为什么劝你不要进来?就是很难再进的。我想问一下您怎么从后进者变成一个强壮者?您是怎么做成的?

    刘汉如:非常感谢程老师一直对于我们的关心和支持,我们也非常敬重程老师,原先一直是我们自主品牌的倡导者,特别是在早期,大家的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引进外资、依靠外资、利用外资的大背景下,对于自主品牌、自主创新认识还不是很清楚的情况下,像程老师,包括郭院士,还有一批老的汽车人,包括何部长对于自主创新品牌的企业都有很大的关心和关注,对于我们公司的发展也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以往的商用车行业,可能是不被一般媒体包括其他的受众所关注,因为讲汽车,大家总认为就是轿车,实际上不完整,有汽车还有商用车,我们这个企业后来为什么进入了这个行业,应该说与我们企业自身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早期,我们星马做专用车有几十年的历史,一直致力于专用车的发展,但是早期专用车的发展速度非常慢,主要是油罐车等等普通的车,真正的像一些混凝土搅拌车、消防车、其他的专用性能的特种车,我们的发展还是社会非常需要的,因为国民经济发展非常快速,在这个历史背景下,由于当初我们在专用车的切入当中选择了比较好的市场定位、市场细分,我们做了混凝土搅拌车,这个搅拌车行业我们做的最早,当初计划经济年代,上海有一个华东建筑机械厂,是国家定点的,还有其他的厂家,我们在专用车领域,在混凝土搅拌车领域,也是一个后来者,但是,我们在发展过程当中,后来居上了,现在超越了他们,我们开始是参与者,最后勇当领航者。在前期,特别是在1999年到2004年之间,我们97年改为有限公司,安徽星马汽车有限公司,在99年的时候,我们改名为“安徽星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我们后来积极的筹备上市,在自主市场获得更多的支持,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更重要的受到资源的制约,因为我们卡车的底盘,搅拌车的底盘主要是依靠日本,我们一年有十几亿的人民币送到日本,采购日本的卡车底盘,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我们国家的外贸不平衡,所以我们还有外汇的额度,所以当时省里领导都跟我们说,我们利用国家的外汇支持,引进进口,最终还是希望我们发展出口,要为国家创汇,所以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我们也感觉国家相关部门给予我们很大的支持,所以在此背景下,我们就开始和日本三菱公司合作,在02年我们的量非常大,完全依靠日本的车子底盘,今后不是长久之计。一个是对于国家的技术进步、自主品牌的建设不利,再一个从我们自身中长远发展来讲也是非常不利的。所以当初我有一个想法,阿拉法特是以土地合并,我们是否用市场换技术,现在很多国内的合资企业,市场几乎没有换到技术,在这种背景下,赔了市场又没有得到技术,所以我们想,坚持技术引进,坚持话语权,合资以后就没有话语权,所以我们当初为什么选择华菱重卡?当初是准备合资的,在引进技术的过程当中,我们签了10年的三菱技术引进协议,后来三菱公司被奔驰公司重组了,所以后来的合资没有合成,但是我们技术引进做到了,话语权,我们就更多了,所以这一块,对于我们发展更加有利。坏事变好事,最后又赶上我们自主创新、自主品牌良好的政策氛围和外部的环境,所以在此基础上我们走上了卡车之路,早期也非常不容易,在技术改造、产品引进的过程当中,我们最大的问题是当初没有技术许可、没有户口,所以在此背景下又增加一道难题,在国家有关部委的支持下,我们完成了对于湖南重汽的重组,使我们顺利的进入了重型卡车行业。在早期进入的过程当中,我们从专用车企业转做重卡,谈何容易?中国的重卡都有40、50年历史了,中国的汽车就是靠商用车起家的,先有商用车后有乘用车,我们一开始就开始做重卡,从技术方面日本三菱公司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和帮助,直到今天我们也不能忘却这一段历史,应该说我们得益于他们的支持。在引进技术的过程当中,我们加大了消化的力度,所以在技术引进、消化的进度上比较快。我们做的晚,但是比一汽二汽高,一汽二汽引进三菱日产早期的技术,我们一上来就是引进90年代日本三菱的技术,所以这一块对于我们确实有很大的挑战,包括我们政府、客户、媒体,大家都为我们捏了一把汗,但是现在大家都很庆幸,我们活过来了,所以我们今天可以坐在这里,我们也感谢社会各界对于我们的厚爱。

    程远:商用车的发展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经验,我们乘用车为什么到现在缺少自主品牌?就是因为我们太依赖跨国公司,商用车那个时候谈合资也不容易,另外国家的政策各个方面支持的也不够,最后迫不得已搞自主发展,反而这条路走成功了,现在在商用车当中,自主品牌占到90%以上,乘用车充其量也就是30%,把半自主算上也就是30%,所以还是国外跨国公司的品牌一统天下,基本上人家主宰我们,所以这件事情对于中国汽车业来说教训深刻,所以商务车,虽然大家关注的不够,但是的确是中国汽车的脊梁、中国汽车的骄傲,也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我们感谢商用车战线上奋斗的同志们为中国人争气了,我没有资格代表中国人,我代表自己感谢你们。

    刘汉如:谢谢程老师对我们的鼓励。

    程远:这几年,特别是去年下半年世界经济受到金融风暴的影响,虽然乘用车也受到影响,但是今年以来形势好转了,影响稍微小一些,但是商用车影响很大,为什么国家投入4万亿的投资来刺激市场、启动消费,可是商用车方面效果好象不太明显,为什么?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刘汉如:去年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去年下半年商用车领域受灾是最严重的时期,因为奥运会前期好多北方的工程都停了,奥运会以后,金融危机又加剧了,所以对于商用汽车来说,雪上加霜,再加上去年下半年商用车企业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因为国外的标准升级到国际,每个国家包括欧洲、日本、美国,在技术升级之前都有一个旺销,升级以后都有滞销,在这一段时间,消费提前了,这样就加剧了下半年,另外国外的成本比较高,在这种情况下,经销商对于卡车企业做了一些库存,这样没有想到市场不好,结果库存就变成了包袱,加剧了这个方面的难度,特别是今年一季度,因为今年春节是一月份,今年尽管国家出台4万亿的投资拉动,全国的商用车企业都给予了很大的希望,但是4万亿的拉动要有很多的项目,包括老的项目,要做科研、环评、认证还要招标,然后再投入施工,这有一段时间,预计这个要发生效应,可能要到三季度,晚一点要到四季度,我们相信明年、后年中国商用车市场会有一个好的发展时期,但是眼前应该还是存在一定的困难。最近我也关注到媒体可能呼吁国家包括工信部、发改委,可能轿车的刺激政策比较明显,已经出来了,但是商用车方面,好象基本上还很少有促进的政策,可能二季度国家会出台一些对于商用车的促进政策,比如附加费,其他方面的收费给予支持,这个方面对于商用车的中长期发展是非常有利的,我们也期待能够有更好的政策出台。

    程远:说到自主品牌,自主品牌在商用车方面,下一步遇到的挑战是什么?比如说跨国公司,比如沃尔沃有赚钱机器,包括和重汽的合资,现在的项目已经夭折了,比如奔驰等等都在进来,下一步中国的商务用车自主品牌方面会遇到什么样的挑战?如何应对呢?

    刘汉如:程老师这个题目提的很好,以往我们中国的卡车市场主要靠性价比,中国的卡车市场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第二大卡车市场是美国,第三大卡车市场是在欧洲。短期内来说,像他们成本比较高的产品,很难进入中国的卡车市场,但是从中长期发展来说,光靠低价格、低成本也走不远,所以在这种环境下面,我们商用车自主品牌的企业现在已经意识到,包括最近中国重汽,自主开发的A7,也在瞄着欧洲的标准,包括一汽,GA6也推出新的品牌,平台都比较高的,包括华菱最近推出的新凯马系列,我们不能完全吃老本靠成本优势,中国未来的商用车企业必须靠技术创新,一定要在建立自主品牌的技术上发展自主创新之路,所以我们完全有条件、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华菱重卡上一代的产品是靠三菱的技术,是90年代末期,我们现在推向市场的新凯马系列的重卡,很多媒体今天参观都看了,都给了我们很高的评价,也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我们也在全国进行了巡展,我们5月份即将上市,可以说这一款产品完全具备国际竞争力,因为我们和国际上面的开发公司进行了联合开发和升级,和国内的大学,包括清华大学,湖南大学、吉林工大进行了产学研合作,通过三菱的平台基础,我们积累培养了一批技术人才,所以我们完全有能力、有条件参与国际舞台的竞争,这样,我们对于国际欧洲的大品牌厂家,世界的重卡在欧洲,沃尔沃、奔驰、依维柯、雷诺,在小小的欧洲,能够生存那么多卡车厂,为什么?一个是欧洲本身的需求,南美、北美的市场还有中东的市场,中国这么大的市场,中国商用车未来存活也不会超过10家,所以我们完全有条件、有能力,不仅包括中国市场还可以进入世界市场,特别是这一次金融危机对于我们来说是考验,同时也是好事,是场洗牌的机会,欧洲卡车公司,世界需求比我们下降更厉害,海外需求减少的更多,他必然加剧重组、竞争能力削弱,这个时候,我们中国的商用车企业完成技术升级、技术进步,不光满足中国未来的市场,一定会把欧洲品牌的海外市场都可以为我所用,最终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还可以做欧洲的市场和北美的市场,这是我们3、5年以后的愿望,我相信一定能够做到,因为中国的卡车商用车是世界任何一个卡车企业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他和轿车不一样,卡车公司是技术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也是劳动密集型,所以全世界的轿车,有一千万辆有几百万辆,但是全世界重卡企业超过10万辆的很少,中国的卡车公司都有几万辆的量,所以只要完成技术升级都有机会参与国际竞争,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们未来非常有希望可以发挥我们的比较优势,发达国家有技术优势,没有成本优势,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比如东南亚国家,比如非洲国家,他没有系统的配套资源,随着有劳动力成本优势,但是没有配套体系,比如钢铁、电子、化工,这样一分析,中国未来的世界重卡,不是中国重卡,未来的世界重卡一定在中国,在中国面向世界的卡车市场,华菱重卡我们一定要有一席之地,我们对于华菱重卡是转为专用车底盘的,为专用车而生,我们就满足个性化优势,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就做中高端,所以非常庆幸的告诉程老师,华菱卡在世界上的销售,相比中国其他的卡车品牌,都要贵5000到10000美金,在国内市场上我们一定是中国重卡卖的最贵的,我们进来的最晚、卖的最贵,我们一定有他生存之道,主要还是靠品质,我们相信中国的客户和用户,一定会完成升级换代,一定会买安全性更好、更省油、更节能环保、舒适型更好、便于维修服务,同时给他们提供金融支持的合作产品。我想这一点我们对于未来华菱重卡发展的潜力还是抱有很大的希望。

    程远:我们很高兴刘总给我们描述了中国重卡市场未来得光明前途,我们很希望你的前途可以在近几年逐渐实现,我们也希望华菱汽车能继续在中高端重卡上领先。现在我想问一下,大家都在说兼并重组,特别是乘用车方面,这个问题好象已经达到共识,他就是规模经济,讲规模的,可是商务用车,卡车并不是特别讲究规模,在世界上,我们公司都具有几万辆的能力,作为商务用车特定的产品品种,在未来的产业整合重组当中会做出什么对应?是维持十几家的现状还是也有一个整合的问题?

    刘汉如:未来商用车的整合,卡车市场,我认为整合是一个趋势,但是必须要依照市场的规律,光靠政府只能说是引导,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就看能否在市场细分上面做好自己的定位,华菱重卡有一万个理由不存在,但是我们今天华菱重卡还活着,为什么?就是我们区别于不同的卡车市场,我们走了自己的特色之路,我们走自己差异化的发展战略,我们找自己的细分市场,这一点非常重要,所以我想,就重型专用车,因为专用车市场很大,重型卡车厂适应专用车发展,这一块有我们的比较优势,当然市场是无穷大的,勇者胜,劣者就被淘汰,这是市场的规律。不光中国企业会重组,而且中国的企业可能重组世界的卡车企业,世界的卡车企业重组中国企业的机会会少于中国卡车重组世界卡车的机会,我是这样判断的。

    程远:我非常高兴的听到刘总说的世界经济全球化、一体化并不是跨国公司都进入中国,中国也要全球化、走向全世界。所以我非常高兴和刘总的这次谈话,我们希望华菱有更光明的前途,也就是中国重卡有更加光明的前途,非常感谢刘总。

    刘保华:谢谢陈老师。

    程远:感谢各位网友收看我们的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