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远:各位网友下午好!欢迎长丰三菱销售公司总经理胡清林先生做客中国经济网上海车展演播室。胡总您好。

    胡清林:程老师您好,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

    程远:长丰在中国汽车企业,在中国一直是很有特点的,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他很精,它的产品很有竞争力,在中国,特别是在SUV、越野车方面非常受欢迎,三菱公司也很有特点,他在日本的经营情况不太好,但是在中国销量非常好,而且非常受欢迎。你说长丰三菱具备了这两家公司的特点,你的公司有什么特点呢?

    胡清林:刚才程老师说得非常好,长丰汽车在国内的企业里面来讲,应该说规模不大,但是确实,长丰汽车有他自身的特点,长丰企业目前既是一家上市公司,又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他的产品,主要是以SUV为主,过去长丰汽车奉行的是以专致胜,所以将近十几年以来,像长丰猎豹,在国内一些特殊的消费者当中受到很高的认可,比如越野车的爱好者,国内对军队、公安、公检法,以及一些大的行业部门而言,都有非常高的知名度,长丰三菱是在长丰猎豹自主品牌的发展过程当中跟三菱汽车合作而引进的产品,这个产品主要是强调越野性、技术的先进性,这几年从市场表现来看也非常不错,从06年到去年,每年都是大概30%-40%的速度在增长,在去年特殊的市场条件下,尽管行业遇到一些困难,长丰也面临了一些困难,但是我们的产品还是圆满的完全了任务,在高速增长的基础上,去年又增长23%。

    程远:现在汽车市场的形式发生了一些变化,成品油、燃料油价格的增长,SUV、SPV这些车,都是用油比较多的车,这样的话,你们是不是又面临了一个挑战?

    胡清林:确实面临这些困难,因为SUV有产品的特点。不是说SUV对油的耗一定比一般车严重的多,以车本身来讲,车的特点,车的自重比较大,又强调动力性,像SUV,现在比较知名的越野车排量一般都不低,一般都是在3.0或者3.0以上,排量比较大。另外车的自重也比较重,再加上它的使用不像私家车使用的距离比较短,越野车都要体现他的风格,所以它的实用性比较高。所以作为长丰汽车来讲,一个是不断加大产品的开发力度,另外采取技术进步。我们在排放、油耗方面做了很重要的指标,长丰后续推出一些产品,在设计的时候就强调把燃油的经济性作为一个很重要的要素加以考虑,也力求以后使大家感觉既可以满足越野的需求,又能让你感觉到他的成本不会很高,当然跟经济性轿车的用途相比他还是高的。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越野SUV的消费文化。程老师对于中国的情况也比较了解,近十多年,中国的乘用车发展的速度比较快,从一开始对乘用车的需求来看,过去对于功能性的要求比较高一点,特别是进入2000年以后,轿车刚刚进入家庭的时候,大家就只是需要一个代步工具,有一辆车以后,就实现了功能的需求。但是慢慢的,车越来越多,就不仅是对于功能的诉求了,就考虑到从心理的感受等方面会发生多样化的变化,所以越野车这两年在乘用车高速发展的过程当中,它的发展也非常快,比如去年,我们整个乘用车在20%以上,去年SUV是43%,从长丰来讲,我们的增长速度也比乘用车的平均增长速度高一些,今天下午有几个网站在聊这个话题,假如说今年中国的乘用车市场,达到8%-10%的水平,我预计SUV至少在25%以上,甚至可以达到30%。

    程远:你是很乐观的。

    胡清林:是的,很超前。

    程远:产品做的既要马儿好又要马儿少吃草。

    胡清林:越野车对于技术性要求比较高,目前SUV比较火爆,其他厂家推出城市型的越野车或者经济型的越野车,因为他的使用条件不是太刻薄,比如在城市,轿车底盘用SUV的外形,给消费者的感觉就是这个车油耗不是太高,价格也不是太贵,在城市驾驶也够用了,技术方面又没有特殊的要求,但是实际上来讲,按照纯SUV的概念,或者对于越野型SUV来看,品质技术很关键,乡间越野车不是在城市环境比较好的情况下使用的,他一般要满足功能性需求,我们的环保部门、公检法等执法系统用车都不是在城市用的,所以这个车的品质得不到保证,就是很要命的,而不是简单的说油耗少一点,所以长丰是技术型的企业。程老师可能没有到过长丰?

    程远:我去过你们的永州。

    胡清林:这次我们欢迎程老师到长沙我们新的生产基地去,他过去以技术见长,走技术路线,现在是多元化的发展。

    程远:现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对于整个汽车行业影响都很大,对于中国国内汽车影响也很大,你觉得对于你们长丰或者长丰三菱有多大的影响?

    胡清林:说一句冒昧的话,从我本人来讲,抛除全球的金融危机对于中国的经济和中国经济社会的影响之外,我个人认为,我觉得这场金融危机对于中国汽车工业是比较好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中国的汽车发展这么多年,都是处在高速时期,但是高速发展的同时也给大家带来很乐观或者很多的希望,认为中国汽车要马上成为世界的第二或者第一的生产国、消费国,但是实际上在高速发展的背后却隐藏了很多的问题,是一种泡沫,去年8月末我在搜狐网访谈里就讲,中国汽车工业需要排毒,作为一个产业,往往在高速发展过程当中就会忽略自身的问题,这次金融危机虽然主观上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客观上对调整中国汽车产业的格局,包括汽车的经营思路都会有一个很好的帮助。对于长丰汽车来讲,长丰汽车前几年我们的规模不是很大,前几年长丰汽车也做了很大的投入,包括生产基地,程老师讲到过永州,那是我们一个基地,现在我们在长沙的经济开发区又有一个大的现代化的基地,我们又新上了一个发动机的项目,同时有两个研发中心,一个在北京,另外一个在长沙。前几年的投入是比较大的,到去年年底和今年正好是长丰的产投期,长丰是厚积薄发,再一个是逆势而上,弯道超越,还有一个是做加法,这个基础就是在前两个调整期投入的基础上,对于今年的经济环境、金融环境或者汽车产业环境也好,我们对他的分析还是客观全面的,当然也有客观的困难,但是我们的机会要比其他的企业多不少。第一,自身的条件是过去投入的累积。另一方面,国家在应对金融环境、金融危机方面出台了一些政策,比如拉动内需、扩大投资。扩大投资对于我们而言就产生了很多的机会,比如4万亿的投资,因为国家都是在建设基础设施,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过去是我们最大的卖点,这个投入给我们带来很多机会,我们也针对这个政策首先把自身的产品做得更好,更能应对市场。对应市场需求的变化,我们的产品策略方面也可以做得更加完善。去年整个长丰汽车大概是3万辆上下,但是今年的产销是4.8万,比去年增幅60%。从目标来看,我们对于今年的市场是保持乐观的态度。我跟有些媒体讲,我们定的目标是扩张性的目标,正好有这个机会,逆势而上、弯道超越,这是基于企业的特点和目前汽车产业环境特点做出的这么一个目标。

    程远:你这个目标实现了那就是世界的奇迹了,大家都在说负增长或者稍微增长,整个国家也预期是8%,你是60%的增长,又到了前几年井喷的时候了?

    胡清林:我们一季度增长就达到20%了。

    程远:非常高兴听到这么令人兴奋的消息。另外一个问题,可能您讲起来非常困难,但也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就是长丰汽车现在规模比较小,当前国家的产业政策提倡重组联合,像你们这么一个企业在这种背景下面,你们是自己继续单打独斗,还是和别人重组呢?

    胡清林:从我个人感觉、从长丰自身来讲、从企业的资产来看、从我们经营几年的业绩来看,或者从我们目前的产品来看,长丰汽车还有他的竞争力,但是核心竞争力的高低并不在于企业的大小,不管大也好还是小也好,都要有核心的东西,有拿的出来的东西,长丰有自己的竞争优势;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因为企业的重组、合作是大势所趋,从目前产业的分布跟产业的格局来看,我认为还是很分散的。未来汽车产业的发展,我相信国家也会制订相应的政策,未来企业肯定会走一些重组、合并,能够形成更强的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从我们企业来讲、从李总来讲,他说长丰要加大对外合作的力度,要走合作、强强联合的道路。湖南长丰汽车处在一个特殊的区域,长沙在中国的位置也比较特殊,我们整个的资产很优质,产品销售群体有很特殊、很高的认可度,长丰在未来大的思路是要合作,跟谁合作?怎么合作?是企业运作的问题,这种合作对双方都有利,对长丰发展有利,对于合作方发展也有利,从长丰来讲是欢迎的,这个方向也是公司从李总的角度来讲,他也是在多种场合讲这种事情,长丰要快速发展必须利用一些平台和资源,我们今天在车展除了展示SUV以外,我们还把我们的轿车CP2、加上跑车皮卡都展出了。长丰一方面要强身健体,我们的产品要从专业的SUV的生产企业逐步过渡为以生产乘用车,全系列、多元化的产品制造商,这是我们自身的情况,这是目标,目标有多种方式实现;另一方面还要通过其他的合作方式。但是长丰最终要变成乘用车多样化的企业。

    程远:过去有一个观点是做大,把做强放在第二位。现在金融风暴之后,首先垮掉的是世界最大的企业,比如通用,这种情况下一些小的企业、资质优良的企业倒是存活的很好,我认为长丰可以做一个试验,是不是我们小而精、小而专的企业可以生存下来?我希望长丰在这个地方闯出一条路来,不一定变成大锅饭,现在很多联合重组,就是1+1,最后加了一堆甚至等于0.8了。

    胡清林:不单是形式上的,还要质的变化。

    程远:比如本田、宝马这样的企业就是小而精、小而专的企业,比如保时捷把大众都收购了,这可以冲击一下传统的经济观念,未必都做大而全,我们也希望长丰在这个方面有所建树,谢谢胡总作客中经网,欢迎你经常到我们中国经济网来关心我们,也和广大网民见面,谢谢。

    胡清林:谢谢程老师,谢谢经济网,也谢谢各位网友。

    程远:谢谢大家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