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亲爱的中经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经在线访谈——上海车展特别节目,现在坐在我旁边的是重庆力帆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尹明善,尹总欢迎您。

    尹明善:中经网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我们还是谈一下车展,今天是专业公众日第一天,我们看到人也非常多,您到展台上也看过了,MINI问的人很多是吗?

    尹明善:中国的车展我出席过很多次,那么多的厂商、那么大的面积、那么多的车种,据说已经到了世界顶级了而且中国一季度的销量也是世界第一的,可是往往世界第一就蕴藏着许许多多的问题。

    主持人:中国版MINI也有人为它起了一种叫法,不知道尹总您怎么看,叫做“山寨”版MINI,您是怎样看的呢?

    尹明善:关于山寨文化争论不已,首先是从手机开始的,山寨手机。总的来讲,宽容一点,山寨有它生存的余地,有它存在的合理性,为什么这么多人用山寨手机呢?但是山寨肯定有它的问题,总的来讲它是档次比较低,它需要产业升级,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所以,关于汽车可不可以有山寨版争论不已。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发表太多的意见,我觉得有人买就是好的,我认为多么好的车也是为自己说话的。

    主持人:在经历了去年下半年的低迷之后,中国的很多汽车企业都是在2009年第一季度迎来了比较好的成绩,力帆汽车也是在第一季度达到了72%的增幅,这个增幅主要是靠什么?

    尹明善:首先是国家汽车下乡的政策,还有卡车部分,对卡车部分的生产更大。但是轿车,由于我们生产的都是1.6L或者是1.6L以下的排量,轿车的增幅低一些,但也不算低了,一个月增了37%。所以,我觉得党和政府确实是保增长的坚强后盾,在适当的时机推出了许多政策,让中国的消费者在买车的时候钱花得少一些,也让车子得到了更多的市场。我说了三句话,叫做消费者得实惠、企业得市场、政府得民心。

    主持人:尹总是非常善于总结,力帆汽车从摩托到汽车,可以说是从无到有,从少到多,接下来我们的发展目标是怎么样的?

    尹明善:以往我们民营汽车差不多都是一个目标,要做大做强。金融危机,我反复思考,我们应该调整我们的战略,实际上做大做强很难做到,而且往往是在做大做强的过程中死掉。所以,力帆今后的发展战略是做优做精,本来我们就是个后来者,要做大何其难哉啊?如果说我实实在在的把我的质量做好,服务做好,价格相对可以卖高一点,利润还充实一点。这次会上有个比较奇特的现象我估计大家都注意了,很多一个品牌划了三个品牌,它想通过品牌的扩张来达到量的扩张,可能也是一条路吧,但是见仁见智,力帆不会做这种做法,本来我们就没多大的量,还要分几个品牌,不是把品牌的影响度、知名度更分散了吗?我觉得是老老实实走我自己的力帆品牌,国内把它做精做优,国外还要努力扩张。因为力帆家用车去年是中国第三大家用车出口商,汽车我们今年打算至少要保持第三,如果可能的话能不能冲个第二,因为中国的汽车在国内销售量蛮大,但是在全世界太少太少。

    主持人:我们现在都在说拉动内需,但我知道您跟温总理保证过,就是我们不能放弃出口这一块,我们在这方面应该怎么样做呢?

    尹明善:因为中国的出口占了GDP的34%,如果当前我们中国有上千万的农民工不能恢复工作岗位的话,都是出口惹的祸,因为外需减少了。有人讲,可不可以不找老外找老乡,我说不行,一下子老乡顶不起老外这块。总理在去年12月20号到我们这里视察的时候一直在交待,出口要稳内需,要保出口的平稳增长,所以我跟总理保证,我们不但要找原来的老外,还要找新的老外,尽可能让出口保持着去年的水平,再适当的增长是最好的。因为我们国家的出口投资、消费确实比例不恰当,但是不能用亚出口的办法,亚出口是我们自己给自己添麻烦,出口是稳出口、扩内需,要采取这种办法。所以,力帆还是把我们出口的步伐不但不降低,反而今年还要增加人,还要开拓更多的市场。

    主持人:我们在接下来几年出口有什么目标?

    尹明善:比如我们去年汽车就出口了50个国家,今年我们的目标最少增加20个国家甚至30个国家,扩大一些市场。另外,去年我们在国外有三个组装厂,就是俄罗斯、埃塞俄比亚和越南,今年伊兰工厂一季度开工了,我们估计今年四季度南美洲的圭亚那工厂也会开工,也就是我们把组装厂从去年的三个变成五个,把整车出口的国家从50个变成70个甚至80个,用这样的办法。因为中国的汽车在国内一年今年可以上千万辆了,可是在国外一年只有几十万辆,数字太低了,我们敞开大门欢迎全世界的汽车都到中国来销售、办厂,毫不例外,我们也应该走出去,这样才是真正的全球化,这样也更加公平,更加合理。

    主持人:但是现在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可以说国际市场车市比较低迷,竞争也是比较激烈的,力帆靠什么和其他企业竞争?

    尹明善:首先,国际市场对我们相对来说是个机会,为什么这么说?美国的通用、福特、克莱斯勒肯定在美国的份额下降,份额下降的时候一般欧洲和日韩的车就填补了,为什么中国车不可以去填补?所以这里还给我们留下了一些机会。另外,我还说了几句话,一个叫做钱多买品牌,钱少买实惠,外国人钱多的时候一定要买品牌,现在钱少了,中国车蛮实惠的,也安全,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的机会来了。另外,如果说打一个什么样的比方,钱多的时候进豪华餐厅,钱少了就吃小饭馆、大排挡,所以今年的麦当劳生意开得特别好,因为它偏移,今年麦当劳在中国宣布要招1万人,我们中国的汽车严格讲就是大排挡、小饭馆,因为我们的技术还不如人家,品牌也还不如人家,反而这个时候是机会。所以如果打个比方,金融海啸一来,把我们大排挡的账篷掀垮了,把通用这样的摩天大楼也掀垮了,我们自己也被打懵了,但是当我们清醒过来,我们两个小时就把账篷拉起来做生意,可是他们要把被海啸冲倒的摩天大楼修起来要三年吧,这三年不就是我们的机会吗?当然,总的来讲外需是大幅度下降了,但如果国内我们在许多政策上再下一些功夫,比如我们国内可不可以把贷款利息再调低,可不可以把人民币汇率做一些适当的调整。另外,我们出口信用担保公司给出口企业多做一些担保,解决中国的出口企业差钱,解决外国的进口企业差钱,因为中国不差钱。

    主持人:尹总的“吃饭论”我也听说过,中国汽车现在在国外市场竞争主要还是靠我们的价格优势。但是今年在上海车展上我们也有一些新动向,比如说奇瑞、吉利都推出来相对比较高端的车,不知道您怎样看待我们这个趋势?

    尹明善:这是一种探索,是一种必要的尝试,力帆到了一定时候也会做这种尝试的,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汽车是一个特殊的消费品,不但有物质消费,还有精神消费,精神消费就是品牌,感觉到蛮荣耀,所谓“钱是人的胆、车是人的脸”,品牌是他的脸面。所以,如果一个车的售价太高,但是品牌不能支撑的时候,消费者真的会转向合资品牌,十多万呢,十多万不可以买个外国品牌吗?所以,中国的品牌确实要经受这个比较漫长的、痛苦的、煎熬的过程,我们只能一步一步向上打。但是中国车毕竟已经打到7万、8万、9万都能卖了,10万是一个坎,所以无论是国内还是大企业推出了一些比较高档的车,但是要跃过10万这个坎的话,量会很少的,但是只要挺得住,挺得住那种煎熬,把服务、把质量努力提升,慢慢也会起来吧。就像最先我们中国企业做了彩电,像长虹,他们那时候做多少,9寸的彩电,但是随着他们的影响实力慢慢增大,也可以做18寸、24寸、30寸,最后平板电视,越做越大,是这么一个必要的过程。但是,力帆是一个轿车的后来者,我们比较实在,不会盲目地向上打,我们要站稳脚跟,一步一步地向上走。

    主持人:应该说力帆在应对金融危机方面是比较有经验的,因为力帆摩托车就是借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长大的,力帆汽车会不会复制这一条路呢?

    尹明善:毫无疑问,不止是力帆,至少是总有一些中国汽车在讲,亚洲金融危机缩短了中国追赶亚洲四小龙的时间,所以在98、99年的时候,中国大量的民营企业崛起,这次世界的金融危机,一定会缩短中国追赶世界列强的时间,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大批的中国企业,包括国资也罢、民资也罢会在这个时候快速崛起,力帆毫无疑问是希望打向这个趋势。至于能不能做到?我们是蛮有信心,但是还是要靠市场来检验。

    主持人:我们知道在金融危机向中国的汽车行业渗透的时候,尹总您曾经给你们公司的30多位高管出了一份试卷,让大家以“逆势而上”的题目来写,我不知道总结的结果是怎么样的?

    尹明善:我们把它装进册子,进行了几次研讨会,每一个人都上台演讲,讲他对力帆怎么样逆势而上,他管的本职工作怎么逆势而上。这半年来,基本上都按照我们初期定的纲领,那个时候是9月份、10月份开始酝酿的,正因为一开始我们就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所以金融危机的狂风恶浪并没有吓住我们,我们始终想到这可能是个机会,要抓住它,就像亚洲金融危机我们抓住了机会一样。

    主持人:您曾经说过中国的民营企业有时候太浮躁了,您觉得这体现在哪些方面?

    尹明善:第一,总是认为天下第一,好象所有的天下都是他打下来的,其实不是这么回事,我们是摆改革开放之赐,没有改革开放,中国的民营企业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中取得那么大的成绩,所以要非常客观地估计自己,就是我们的能力没有那么强,我们要紧紧地依靠这个系统,依靠党和政府。

    第二,老是想着做大做强,甚至做中国第一,世界第一,这有点超出客观实际。从这点上我们看得出来外资企业多么强大,中国的国有企业多么强大,作为民营企业,我认为求稳求实可能比冒进更重要。西方有一句话“上帝如果让人灭亡,就先让人疯狂”,所以企业不能疯狂,尤其是在金融危机当中,虽然我们心里一直坚定不移,逆势而上,但是步子要一步一步踩稳了,一个步子没踩稳,弄不好就要全军覆没。

    主持人:我想这也是您为什么反复强调要学习本田的原因。

    尹明善:是。本田你看在车展上绝对不是最大的,在中国也就是有几款车,可是据每年的统计,单车利润本田最高,现在丰田得到了世界第一,赚了59年的钱,偏偏第60年甲子一满的时候,去年它亏损了,可是世界第八的本田还是赚钱,还是本着少而精。那么大的本田,他们一天到晚讲的是小企业心态,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民营企业包括力帆,真应该有小企业的心态,因为毕竟我们的基础还不扎实。我老是讲一句话,中国的民营企业像豆芽菜一样快速增长,一个夜晚、一叶间就长得很高很高,但是长得根不深、根不壮、叶不绿,所以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但是我们有那么好的天时地利,有改革开放,有党和政府保增长的坚强后盾,什么条件都有,就看我们自己了。

    主持人:力帆准备下半年申请A股上市这个计划有没有改变呢?

    尹明善:没有改变,现在金融危机我们也懵了,吓住了,大家研究说先别忙,股市那么低迷,可是现在回过头来说,可能那个决策有点错误,实际上我们不应该停,所以还是决定在今年的半年报出来之后我们就赶快去申请,因为从申请到真正的上市差不多还要两年的时间,这个时间要早一点做准备。另外,我也坚信两年之后的中国股市一定比现在还要好很多很多。

    主持人:尹总,我前两天采访了北汽董事长徐和谊,徐董事长当时传达了一些北京市委市政府的意见,他当时表示北京市委市政府有决心、有目标要倾全市之力把北汽打造成国内汽车业的一流企业,要在“十一五”末期进入世界500强。我知道您在政界、商界都有涉足,不知道您是怎么样看待地方政府和企业发展之间的关系?

    尹明善:毫无疑问,地方政府对于发展经济的积极性,北京市政府作为强有力的后盾,我觉得北汽能长大。中国做了四大四小,北汽刚好在边缘上,它是排在第五名,但是它有时候还是排在第四名的,它有时候比重庆还多。所以,我觉得北汽提出做大做强的口号它不会失误,因为它本身已经有那么好的底了,北汽奔驰、北汽现代现在都是它自己的品牌了,北汽汽车还有北汽福田,它有四个品牌,有北京市委市政府的经济支持,还有北京汽车那么巨大的市场。所以,我认为北汽做大完全有可能,进入世界500强也都可能,我也祝愿北汽有这样成功的一天。

    主持人:其实重庆可以说四家企业也是组成了一个重庆军团,我知道重庆市在经济发展方面也有一些很有意思的探索,对于汽车有没有什么政策?

    尹明善:今年国务院出了一个3号文件,是关于怎么样促进重庆发展的,其中有一些定位,中央文件定了重庆叫做汽车名城,中央有这个定位,市政府有这个决心,我估计还有一系列的政策,再加上重庆有长安为首的一些汽车企业,长安、庆铃、力帆我们已经有一定的基础,所以我们现在在全国保持第四位。我想,重庆也不愿意丢掉第四位,重庆市政府,再加上长安、庆铃、力帆都会有所作为,我们要在全国至少在西部保持老大的地位,在全国力争保持第四的地位。

    主持人:关于刚才这个话题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想问您,就是对于并购重组,力帆有没有什么动向?

    尹明善:首先我们是干事业的人,我们想把力帆做大,所以大企业并购我们我们不会反对,我们只有一个条件,力帆品牌不能丢,这块的经营最好要交给我们。股份大一点的企业,钱多一点,多分点利润可以。反过来,有些比我们更小的,我们也不失机会把它拉到我们身边壮大我们自己。但是我认为并购只是一个快速实现长大的过程,但是往往并购而不能消化,还要出问题,所以自身那种内涵式的增长可能比外延更重要,但是力帆不放弃,这也是国家的政策,我认同。

    主持人:现在我们节目进入尾声了,我想请问一下尹总,您对于这次上海车展最大的印象是什么?

    尹明善:最大的印象是在世界金融危机当中还有如此热热闹闹的一个汽车展,我想全世界的汽车同行、全世界的汽车消费者都会对中国的汽车工业和中国的汽车市场刮目相看,我们有幸成为中国汽车当中的一员感到很兴奋。

    主持人:这里我也想借这个机会给尹总您出一个小小的难题,因为我知道您虽然是年近七旬,但是是活到老、学到老,一直在学英语,以前还做过英语老师,我们能不能给网友秀几句。

    尹明善:口音很重,已经到了节目尾声了,Thank you very much。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这一期节目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尹董事长作客我们的节目,也谢谢各位网友。

    尹明善:再见。